文学度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正文内容

发展微型金融 解除金融压抑-

来源:文学度小说网   时间: 2021-04-05

  从年初开始,推动金融改革、解除金融压抑就成为新一届政府施政的重中之重。放宽利率管制,进一步推动解除资本管制,再到推动民营银行发展。这些宏观的金融政策,方方面面都在针对活跃在陆家嘴、金融街的那些金融业巨擘。但事实上,金融压抑不仅是利率管制、汇率管控,更深层次而言,是大量的民间金融需求,因为缺乏具体的金融服务,而无法被满足。对贫困人群为代表的大量低端金融需求而言,如何借助金融杠杆,实现自身发展,摆脱贫困,意义尤其重大。今年是孟加拉微型金融扶贫的尤努斯模式正式进入中国二十年,也是中国微型金融发展二十年。中国扶贫基金会特别举行了“敢问路在何方――― 新时期的金融扶贫专题论坛”。本报专访了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议主席刘克崮和世界银行国际金融公司首席技术官赖金昌。他们都认为,放宽微型金融发展,对于解除中国金融监管压抑有积极作用,但对如何放宽,却给出了不同的意见。

  建立微型金融双重监管体系

  南方都市报(以下简称南都):普惠、小微金融和我们通常意义上讲的金融业有什么差别?

  刘克崮:普惠、小微金融的对象都是带有弱势色彩的。和大客户不一样,贫困户群体风险很大,商业银行对其还款能力有很大的疑虑,而且其资金需求额度小,银行成本高,所以政策性银行就必须担负起责任来。当然,普惠金融就是个名字,关键是看其服务对象,只要是为百姓提供几百乃至几万元的资金,都可以叫普惠金融,都可以叫小额,我用的词汇都叫“草根信贷”、“草根金融”。目前商业银行也只有民生银行愿意提供三四十万元的小额资金,还有邮储银行有一类几万元的小额贷款。金融机构和金融产品主要的差别在于针对对象不同。中国实体经济大概分六层,大企业的金融需求是数亿元,中型企业数千万元,小企业数百万元,微企业数十万元,个体户在数万到数十万元之间,农民就是数万数千元。中国的普惠金融应该界定在小企业以下,以微企业、城乡个体户、新增就业者这些群体为主。这个层次都可以叫普惠、扶贫、小微金融。

  南都:一般认为可持续性弱是金融扶贫的最大问题,应该如何克服?

  刘克崮:商业可持续性确实是金融扶贫的难点。首先,借钱者要强化自己的信用意识,有借有还。金融是拿别人的钱帮你,银行的资金来自于存款。而用纳税人交的钱给你补助,这叫财政。其中的关键在于,金融的钱是有息的,借钱要还。其次,央行等金融机构要保证这部分金融信贷的来源充足。这些小微金融不过是几千几万元的借款黑龙江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央行完全应该支持。压信贷量、控制额度应该是那些大企业大项目、政府平台贷之类的。

  南都:地方金融监管机构会不会借着扶贫金融的名目来做其他事情,造成金融风险?

  刘克崮:首先要明确这些地方金融管理机关的目的就是做小微,做扶贫。如果是给贫困人群贷款,就不应该有总量控制。扶贫金融不可能增加信贷压力,而是帮助调整金融的结构,给富人少放贷,给城市少放,给重复建设少放,给农村多放,给穷人多放,给保证基本生产生存的多放。其次要规范地方金融办,不让其做大项目,就必须要草根金融,为老百姓服务。

  南都:发展小微金融,特别是扶贫金融,目前亟须哪些条件?如何才能进一步解除农村金融压抑?

  刘克崮:机构是第一,有机构有人干,才能放钱。现在一个积极的变化是小贷公司的批准已经下放到省金融办了。银监会批村镇银行,目前才批准了七八百家,地方政府批小贷公司已经批了数千家。这是为什么?因为银监会高高在上,要规避风险,能少一事就少一事。但是到了县金融办,大家都熟悉,就不会有银监会那种过度紧张。所谓的解除农村金融压抑,不可能让待在高楼大厦的人来解除,他们不知道农民是否有诚信。这个问题就交给基层,让金融办来处理,熟人社会,知道各自的情况,知道对方是否诚信。一般贷款要财务报表,农民哪来财务报表?但是一起长大的人就知道他什么情况。责任和权力交给金融办,央行看着省政府金融办就行了,省政府再盯着地市,地市再盯着县,县再盯着乡镇,把行政科层管理的渠道用好。现在是一行三会垂直派到县,都是央行的人,和地方联系很少。此外,要给予一定的资金帮助。小贷公司过去很多都是民间金融、地下金融,现在有了正式身份,可以正式放贷了。目前银行给小贷公司放款的额度标准是1比0.5,有一亿元的资本,银行可以贷款5000万元。这种一刀切的办法忽略了小贷公司管理和经营水平的差别,所以应该提高融资标准。

  南都:类似中和农信这样的N GO机构,专做小微金融中的金融扶贫,他们如何获得渠道与市场中的小贷公司竞争呢?

  刘克崮:像中和农信这样的机构,融资需要一些相对特别的管道。目前是国开行和中国农业银行融资为主。但是这样的以扶贫为主要工作的机构,央行应该予以资金支持,在再贷款方面给予支持。现在央行可直接再贷款给扶贫金融,但是必须要市场上的商业金融机构,比如小贷公司竞争,这是必然的。中和农信是目前这类专门的扶贫机构中做得最大最好的,但也面临着如何规模化复制治疗癫痫哪里的医院好发展的问题。首先外部制度要稳定,要有稳定的资本金来源,目前主要是中央财政和金融机构的支持。其实,地方财政,乃至社会资本都可以参与,获得收益的不仅仅是贫困群体,整个社会也会因此受益。目前主要问题是管理体制还是集中在中央的一行三会,银监会管着,不敢让它们放开,一个文件一刀切。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应该建立双重金融监管体系,把这些金融事务都划拨给地方政府金融办,各地根据自己的水平调整。市场的金融需求也不同,高端市场自然大金融机构去,但是低端市场必须要有政策导向。目前财政部五万元贷款减免税的政策很管用。农信社五万元以下含五万元的贷款,如果对象是普通农户,免征经营税,对其他类型的农村贷款也有不同程度的减免。这类政策的具体操作可以交给地方,建立更灵活的方式。这样就把市场区分开了,贫困农民减免,富裕农民照着标准征税即可。

  南都:目前地方金融办是怎样的情况?应该如何建立这种双重金融监管体系?

  刘克崮:央行和银监会曾经有些具体金融审批权,比如批准小贷公司,交给地方金融办,但是地方还是按照央行和银监会的文件来管理。其次,银监会批准的融资担保公司,也是地方金融办按照银监会文件批准管理,还有一些典当机构的批准管理。现在应该给这些地方金融办制定具体规范执行文件的权力。比如小贷公司的融资额度,中央规定一个具体的区间,地方金融办在这个区间范围内再定规范的执行办法。中编办可以先出地方金融监管条例,给予地方金融办出具体细则的权力,或是交给省政府,或是交给省金融办,然后交由地市县执行即可。银监会目前直接管到银行怎么给小贷公司发贷,显然是力所不能及,交到省一级政府,直接管省级机构即可。这种双重监管体制也是国际通行的,美国、墨西哥、印尼都是如此,值得我们借鉴。

  设立非存款类金融监管机构

  南都:小额信贷、扶贫金融这些活动对发展中国家有着怎样的意义?

  赖金昌:国际上一般使用“m icrofinance(微型金融)”这个词汇,来总括各种小微金融活动。这类金融活动对发展中国家而言,首先是促进金融普惠,其次就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反贫困。贫困人群需要各种帮助,其中之一就是金融服务。金融服务市场是一个金字塔,最顶上是高层的金融,下面是中层,还有大量的低端需求,贫困人口的金融需求是最底层。那么是哪些机构给这些人提供金融服务呢?可以是正常的商业银行,也可以有非传统银行金融机构,还有非存款的金融机构,还可以有N GO,也可以由政府设计项目建立如何认识癫痫病的危害专门的金融业务线。各国的情况不同,比如柬埔寨,是微型金融发展最好的市场,微型金融覆盖率大致可以达到35%。中国的比例是远远低于柬埔寨的。

  南都:这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的?

  赖金昌:因为中国的金融服务机构远远不足,金融服务供给不充分,这可能是未来中国政府需要做的。根据世界银行最新的全球微型金融评估报告(Global M icro-scope),55个评估国家中,中国综合评分是36位,处于中下位。柬埔寨的商业银行有专门的微型金融服务线,也有专门的微型金融服务机构,一种是正式持牌的,另一种不一定有牌照,但是给中央银行提供数据,而且还有大量的N GO参与,以及专门的扶贫项目。这个市场是细分的,政府监管是有区别的。中国的问题就是市场没有细分,政府单一监管。当然,对中国而言,这是一个发展阶段的问题。

  南都:从世行的经验来看,微型金融是否对社会发展,特别是贫困人口脱贫有巨大帮助?

  赖金昌:微型金融首先体现了社会公平。不管人群贫困与否,都应该获得金融服务,这是一个经济公平。但是获得金融服务之后,能否对他们脱贫有帮助,目前很难有定论。就世行的经验而言,我们基本的共识是微型金融对扶贫有帮助。假如没有微型金融服务,农村地区能否得到金融服务?答案是否定的。传统金融服务无法触及最低端的客户群。微型金融机构的人员大概是传统机构的十倍,网点数量也是十倍,客户数也比传统金融多得多。他们的经营方法、授信策略也和传统金融机构不同。所以微型金融这种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南都:就你个人的经历而言,微型金融对于个人发展有什么意义?

  赖金昌:我在非洲工作十多年,现在长期在亚洲工作。就我观察,低端人群的生活情境是完全不同的。他们不够富裕,但不是不够聪明,他们有能力改进自己的生活。如果他们得不到金融服务,那么要么就要借高利贷,要么就要向亲戚朋友借钱,这需要付出极大的成本。亲戚朋友的周转资金,看起来不用付利息,但是可能要在别人需要的时候无偿帮忙,别人办喜事的时候,塞一个大红包。这种贡献可能很高。所以,如果用商业办法去提供金融服务,他们会更高兴,成本会更低。微型金融不是慈善事业,是商业事业,这一点已经通过国际上无数实践得到了充分证明。在微型金融活动中,仍然可以获得相应的商业回报,在中国同样也是可以盈利的。世行国际金融公司在四川美兴公司的试点,平均贷款额度也很小,不过两到三万元,但是他们也是可以盈利的。中国原来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专业的政策制定者,也支持小额信贷公司,即非存款类微型金融机构,现在又提出村镇银行,也就是微型金融银行。这些出发点都是好的,也是一个重要的进步。但是这些机构基本都是服务中小企业,服务中间金融需求,对于低端金融需求的服务不够。这是市场需求决定的,也是因为中国的经营环境不够好。你做微型金融,需要的网点十倍于传统金融,监管机构会不会批准?所以还需要进一步改革。

  南都:中和农信目前的金融扶贫经验,对于我们发展微型金融有哪些积极意义?中国目前要进一步改革,应该从哪些地方着手?

  赖昌金:中和农信已经证明了N G O是可以成功做好小额信贷的,目前其活跃客户数是17万,是中国第一。中和农信证明了大规模集中做扶贫金融服务是不会亏钱的,是可以推进下去的。中和农信成功的很重要原因是,他们不需要受到太多的监管,能够比较好地设点。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必须要在思想观念中有个全新的认识。现在我们对非存款类金融机构,N D T L,认识不足。首先,非存款类放款机构在任何经济当中都是正常的行业。其次,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有十多种,其中一种就是小贷公司,也就是普通财务公司。中国目前有财务公司,都是企业财务公司,没有普通财务公司。最后,在一个正常的经济体内,非存款类金融机构数量远远大于存款类金融机构,是其十倍以上,主要服务于存款类金融机构所有的困难服务的客户群体,也就是风险类较高的客户群。另外,非存款类金融机构不吸收存款,不会造成太大的社会风险,也不会造成系统性金融风险,所以一般是不需要监管的。如要监管,可以成立一个专门的机构,进行非审慎监管。目前让金融办监管,有些类似,但是长此以往可能会有问题,因为各地金融办的制度、人员组成都不同,可能会造成一些问题。我看到发展中国家一般都建立一个非存款金融监管机构来专门监管。

  南都:如果建立一个全国统一的非存款类金融监管机构,是否又会脱离地方实践,造成微型金融发展新的抑制?

  赖昌金:我想如果一个单独机构按照N DT L原则来做,是可以克服这种困难的。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可以单独设立地方办事处。这种非存款类金融机构只需要非常轻微的监管,非常简单。第一是发牌,达到标准的就放。第二,定期汇报一些信息数据,这样能了解基本的情况。第三,保证行业的发展秩序,不能说中国突然有了一百万家这样的机构,这就有问题了。第四,防止出现欺诈行为、违法犯罪行为和洗钱行为。但是,这并不需要审慎性监管。(南都评论记者 李靖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jtln.com  文学度小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