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度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正文内容

庄苓诗集《渭南记事》出版发行学界新闻www.hlmsw.cn,王八朝

来源:文学度小说网   时间: 2021-04-05

    近日,我省90后诗人庄苓诗歌作品集《渭南记事》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发行,著名诗人高平,李少君,彭金山,王若冰的分别写序言或评论推荐语,据悉《渭南记事》是庄苓第二本诗集。
    诗集分别由“渭南记事”“灵魂北上”两辑组成,收录了诗人大学以来潜心创作的诗歌作品百余首。诗集装帧美观大方、朴素典雅,内容丰富厚重,特色鲜明,个性突出,即可读,也耐读,诗人深切地爱着生活,爱着周围的人和事物,因此他用朴实无华却又灵动、精炼的语言,让那些喂养他的小麦、苹果,灰头土脸的土豆、兀自开放的紫花苜蓿,都在他的诗歌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他平实、简约、客观、实在地还原与呈现那些遗落在乡土上的情景。读来感同身受,掩卷回味无穷。
  庄苓:原名刘全喜,甘肃天水人,天水作协会员, 2010年倡导成立西风带诗歌沙龙。有诗书画作品见于《诗选刊》《中国诗歌》《中国校园》等等报刊杂志200余篇(幅)。作品入选《全陇诗》等六个选本,出版诗集《艺林小草》。诗集《雨中蔷薇》待出版。现为兰州商学院艺术学院10级公共艺术专业学生,参加首届《中国诗歌》新发现夏令营。

名家师友简评《渭南记事》

    诗歌的迷人之处,也许在于每一代人都要表达他们对世界与人生的最新鲜的感受和认识,并且,活生生地,会带出他们的气息,他们的年龄,他们的地域特征,他们的情感和迷惑……我读庄苓的诗,非常真切地感受到这一点,并且被深深打动。

    ——李少君(诗人,《天涯》杂志主编)

    庄苓是进入我视野较早的一个名字,在《诗选刊》读过他的诗歌,是很有潜力的90后诗人。读庄苓的诗,我总会想起海德格尔的一儿童颞叶癫痫的治疗句话——诗人的天职是还乡,还乡使故土成为亲近本源之处。在物欲膨胀的席卷之下,他依然坚守着内心的那份故土,眷恋着亲人。比如,三阳川以及三阳川熟了的麦子、拉着架子车上路的父亲、赵二爷那划过田野的二胡声……而这些都是我们所熟知的,也是西部黄土高原上所特有的,但在庄苓的诗中却如一颗颗麦粒闪着金光,这是期待之光,也是希望之光。在这光芒的照耀下,再现着三阳川一带人的劳动的场景,有温暖也有辛酸,有欢乐也有痛苦,但我看到他们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春天”。尽管庄苓的诗中弥漫着忧伤的气息和一种表达的痛感,但恰恰是这种气息和痛感构成了他的诗歌的特点,沉稳、厚重、耐读。这多像他用一生来寻找的那朵“玉兰花”,尽管是遥远的,甚至虚幻的,但却在一个人的心灵深处真实地存在着,挥之不去。

    ——花盛( 甘南藏族自治州 青年诗歌学会副秘书长)

    庄苓的几首诗读后,认为,才气并不缺乏,但就这几首诗来说,还有点儿“混沌未开”的感觉,认为,作者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表达方式,却令人期待。

    ——小米(甘肃省陇南市文联副主席、作家协会主席)

    庄苓是天水人,和我是邻居,但我不知道三阳川,也不能像他一样在三阳川爱过玉兰一样的女孩、看三阳川熟透了的麦子和村庄,也不能体会天水方言和平凉方言的区别,但,“我”跟着庄苓的诗句“爱过玉兰一样的女孩“,欣赏过三阳川麦子熟了的丰收景象,也感受过母亲再次教“我”方言的温暖和温馨,庄苓的诗句,是一种朴实的自述、是一种散滥的陈设,但却有条不紊,他脱离不了三阳川,即便身在都市,他的诗歌也时刻关注着三阳川,无法阻隔三阳川千百年来的本质,他内敛、豁达、一丝不苟;他热情、豪爽,意气奋发。

&n固原癫痫临床治疗方法bsp;   ——泾芮(80后青年诗人)

    1996至1998那两年我分几次从三阳川经过,那儿离天水不远。这个爱过玉兰一样美丽女孩的90后诗人,正是来自这个美丽的地方。他说,“我和你并肩走在这条路上 / 从日出到日落 / 从童年到现在”,“我不止一次地问母亲一些事物的方言发音 / 埋头在都市 / 做了农村的背叛者”,“我正滑向黄昏 / 我不得不承认 /我爱过玉兰一样的女孩”。和庄苓不是很熟悉,但读过之后突然就喜欢他的诗歌了,他的字里行间似乎比同龄人更多了一份成熟、沉稳和诚实。

    ——离离(黄河文学奖青年奖获得者)

    我与庄苓相识多年。庄苓给我阳光积极之感。从和他的交谈感知,他将来应有所作为。他的诗歌《多个雨天我都在做一件事》从一开始即进入场景,他的感伤似乎述说他不愿长大,而怀旧的文字却分明在告知读者他和少年时孤寂的岁月挥手告别。《三阳川的麦子熟了》和《燥》都给人流泪中喜悦之感,好像赵二爷的胡声飘到了二娃家门前,这个久未回家的少年,在异地他乡感受到了家乡的召唤。

    ——李彦周(80后青年诗人)

    天水老乡庄苓,应该是我比较熟悉的一位作者。他笔下,有平静绕过卦台山的渭水,有被黄土掩埋着的渭南镇的街道,有三阳川清晨的汽笛……;庄苓描绘的故乡风物朴素温暖,读来常让已离开天水的我有另一种奇妙的认知。此外,出走与留恋的矛盾也加深了庄苓诗歌的立体感:渭南镇的少年渴望着“山外面的生机”,在走出乡村来到兰州后,他又发现“多年来,城市梦早已经在爬涉中模糊/……不知道为什么/像是失去了根,找不到回家的路”。背离了故乡的人,思念故乡权健癫痫病的早期症状反而变成一种潜能,被固执却流畅的书写着

    ——朱妍(《中国诗歌》编辑)

    我以为诗人已经具备了现代诗人的语言素养,他的叙述性语言里,有着难以觉察的敏感与深情,这是文字背后力量的源泉。在不动声色中表达自己的情感与思想,让朴素的词语蕴涵对现实的深度关怀。这就是现代诗歌之所有冲击人的感觉器官与心灵的力量的原因所在。

    ——谭旭东(北京北方工业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儿童文学研究所所长)


    庄苓的诗歌叠合自然的多元和内心的丰盈,试图在真切的大地之上找到精神的慰藉,当然这种寻找伴随着生命本身的疼痛甚至时过境迁无从叩问的叹惋。“三阳川一带的麦子熟了/苜蓿花盛开的村庄/流撒着琥珀色的月光/有人离开/有人归来”亲近大地、歌咏劳作、擦拭汗滴、抚弄泥土,让乡情与亲情融为一体,让家园与花园互为表里,这使得庄苓的诗歌相对深沉、稳健,踏实,摒弃了华丽辞藻的浮夸气和风花雪月的脂粉气。当然,其部分造语因单纯追求一种陌生化效果而显出组合的生涩,应该使之通畅化和明朗化,效果则会更佳。

    ——李王强(天水市作家协会理事)

    庄苓的诗中充满对天水这片土地的深情,从黄土、父亲、村庄等元素出发,他从这里走向广大的外界,不过在城市中他仍然在怀念故土,所以所有的外在世界也只是故乡的一种幻影。庄苓成立西风带诗歌沙龙,在90后中传播大诗主义,是我见过的少有的能够将将诗歌运动践行为具体写作的人。我希望庄苓今后在诗歌中不断深入,让我们内心和外在世界在意象中相合,最终抵达我们一直在寻找的理想国。

&n西藏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是哪家好呢bsp;   ——曹谁(著名80后诗人、作家、批评家,大诗主义发起人、代表诗人)

    庄苓是一个带着故乡奔跑的诗人,在他的精神坐标之中,三阳川、渭南镇、天水有着不可替代的位置,那些喂养他的小麦、苹果,灰头土脸的土豆、兀自开放的紫花苜蓿,都在他的诗歌里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毫无疑问,庄苓回赠给故土的,将会是更多让人耳目一新的诗歌。

    ——李满强

    当诗歌面对故乡、父老乡亲时,往往写来或花哨繁复、或引吭高歌。甘肃天水90后诗人庄苓就没有追逐这样的时髦。他平实、简约、客观、实在地还原与呈现那些遗落在乡土上的情景:“一碗冬天母亲的撒饭成了时光中/易逝的缩影。不知道为什么/像失去了根,找不到回家的路”,这些生动的描述强烈地流露出他的爱乡思乡情结。他笔下的父亲“驮着土地病倒在祖先的坟头/时光将这位老人贴上疼得标签/一步一个山头,父亲从未走出过渭南镇……”则是最中国最普通的农民勤劳、淳朴,却又辛酸、贫困的一个缩影。
    他的组诗《临河之春》也可以看成是对自己深爱着的故乡,热土,父老,乡亲的最厚实,最珍贵的回馈,具有较强的生命力和地域特色

    ——《中国诗歌》编辑刘蔚

    庄苓,他把灵魂交给了乡土,他把自己放在城市,注定精神是在乡土与城市之间徘徊,既无奈,又矛盾,而这一切交给了诗歌,那么诗歌就是他心灵的抚慰,诗歌就是他活着的尊严。敢于把灵魂放在生与死的边缘,庄苓的诗歌注定是一把匕首,直直刺入人的心灵。

    ——范宇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jtln.com  文学度小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