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度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永远做个好兄弟姐妹

来源:文学度小说网   时间: 2021-03-02

唐老爹身体越来越不好,这使得嫁在邻村的唐四妹十分担心,寝食难安,这天当她回家时,惊见爸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上前再一看,爸早已面含微笑、脸色安详地走了。

听到四妹的惊叫,邻居们闻声赶来,其中有懂点医学的人说:“四妹,你爸一向有心脏病,这是在夜间心脏病突发了,好在老人高寿,走得也不痛苦,也算是功德圆满了。”邻居们一边说一边帮着操办起来,不久唐老爹的三个儿子带着家人也从外地陆续赶来了。

待大伙大哭一阵后情绪稍有点平静的当儿,人群中走出一个人来,竟是镇上的律师。律师扶扶眼镜对兄妹四个说:“各位,我有话要说。这些年咱们农村人外出打工的很多,导致很多田地撂荒了。你们的爸把这些田转包过来种粮种麦种油菜,期间老人还养猪养羊,再加上这幢老宅子,所以这些年下来老人手头上是很有些财产的。为此老人生前曾找过我,并立下一份遗嘱,内容就是关于遗产分配的,遗嘱白纸黑字签字画押,具有无可置疑的法律效力。”

大伙一听便凝了神,只听得律师又说:“不过老人并没有明确分配这些财产,他只是留下一句话,确切地说只有四个字——‘入土为安’。他说如果谁能破解这四个字的意义,无论是儿子还是女儿,都能分得一份财产。如果不能破解,恕我直言,他将什么也得不到。”

大儿子在城里工作,见多识广,头脑灵活,此刻便脱口而出:“我知道什么意思了。爸一生节俭,爱儿爱女,肯定体谅我们兄妹四个手头都不算宽裕,舍不得我们花天价买墓地,不愿葬在城里。同时,爸一生离不开土地,他曾说过,身为一个农民,生前要接地气,死后更要魂归黑土地。所以爸说的入土为安,就是指在他死后不要把他埋在城里公墓地的水泥盒子内,邵阳哪家医院看癫痫好而是葬在老祖宗坟茔地内,跟先人相聚,和咱娘为伴,律师先生,我说的对不对?”

大伙一听齐刷刷地把目光聚焦在律师身上,只见律师微微颔首,赞道:“古语道家有长子国有大臣,也只有长子才能把父亲的身后大事考虑得这么仔细周全,祝贺你,你猜对了,你可以得到四分之一的家产了。”

在老大表述期间,老二一直感情复杂地打量着老宅子。说起来弟兄三个中只有他子承父业以种田为生,可大几年前他终于没耐住寂寞,带着老婆外出打工了。几年来苦吃了不少,钱却并没有挣下多少。看着屋内摆放的麦种、农具,心头忽然灵感一闪,失声叫道:“我懂得爸说的入土为安是什么意思了!爸跟我说过现在种田不比以往了,国家给补助,收购时还有保护价,而且现在全是机械化作业,即使他这个老头子也能种几十亩田,所以一直劝我回来,可我就是拉不下这个脸面。现在我懂了,人要入土为安,麦种也要入土才能长出小麦来,现在正是小麦播种季节,所以爸说的入土为安除了大哥说的意思外,一是让我及时种下小麦,不要荒了他一辈子心爱的田;二是让我回归土地,田地是农民永远的命根子——爸,我答应你,我这次回来就不走了。”老二说到这里,心中十分悲痛,顿时涕泪俱下。

律师用力拍拍老二的肩膀,感慨地说:“你爸说你一定不会辜负他的,果不其然,同样恭喜你,你答对了,你也将获得四分之一的财产。”

老二拭泪摇头,说:“我娘死得早,兄妹四个全靠爸拉扯成人并成家立业,所以我不要财产——只要爸!”

老二这一番话再次触动弟兄三个刚刚平复的悲伤心情,屋内顿时再次大放悲声。等大伙好容易劝停弟兄三个的哭声后,便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在老三身上,癫痫病的前期反应是啥律师由说:“老三,现在看你的了,你懂你爸的意思吗?”

老三看上去一脸的精明相,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身子骨瘦削单薄。他虽说身在农村,可不种田不打工,谁也不知他搞的什么名堂,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趟,穿着打扮上看混得似乎还算不错,可至今还讨不上老婆,为此唐老爸没少跟他呕气。现在听得这一问,老三一脸的迷茫,说:“该说的全让老大、老二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啊?对了四妹,你懂爸的意思吗?”

四妹听了摇摇头,平静地说:“我脑子笨,我不懂,我也不想费脑子去想,爸走了,我们还是让他老人家安安静静地下葬吧”

老三忽然皱着眉头说:“我说四妹,我发现一桩奇怪的事情,自打我们弟兄三个回家来就没听到你哭爸一声,都说女儿是爸娘的小棉袄,你心里怎么一点也不难过啊?噢,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担心分不到家产?”

老大、老二一听一起喝道:“老三,你说什么呢?小妹是那种人吗?不过小妹,老三说得也在理,我们还真的没听到你哭一声哩。”

四妹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说:“三位哥哥,我倒是想哭,可我一声也哭不出来,一滴眼泪也没有,实际上我也奇怪,我心里怎么一点也不悲伤呢?或许爸并不需要我们悲伤难过,他更想我们安安静静地、好好地活下去”

这时有位德高望重的长辈老人接过话头,说:“我知道,我们全知道四妹哭不出来的原因,因为四妹的眼泪早就流干了。老大老二老三,你们只看到你爸死了,以后再也看不到了,所以心里难过得不得了,实际上你爸有病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些年来全是你们四妹一人照看他。她就嫁在邻村,一有空就过来,即使刮大风下冰雹也从不偷懒,一来就煮啊洗的服侍你爸儿童抽搐怎么办,要是你爸病了她更是没日没夜地端茶送水,在背地里不知哭过多少回,你们看你妹妹都瘦得脱形了!”

弟兄三个一起愣住了,转过脸认真打量,四妹果然面容枯槁神情疲惫,个个心里顿时难过起来,一起上前说:“四妹,对不起,这些年辛苦你了!”

四妹望着三位哥哥,想说什么,眼泪却突然像山洪爆发一样涌流出来,一转身扑在爸已僵硬的身上,石破天惊般大哭起来:“爸”

待兄妹四人再次平静下来后律师插话了:“恭喜四妹,你已经无意中破解了你爸留下的那四个字的意思——是的,你爸并不希望在他死后你们有多悲伤,作为老人,他最希望的就是子女们安安静静地好好生活,这就叫入土为安!”

然后律师再次把目光转向老三,说:“老三,就剩你了,你爸说了,你一定会懂他的意思的,我也最希望你懂。”

老三听了依旧一脸的迷茫,口中念念有词:“入土为安、入土为安”

忽然,老三仿佛意识到什么,脸“腾”的一下红得像刚出锅的大虾,大伙心中诧异,正期待着,可是老三忽然闭紧嘴,什么也不说了。

律师等了一会,言辞恳切地说:“老三,如果你不知道的话,你就不能分得财产了,实际上财产倒还是小事,你爸更有一番良苦用心在里头。你爸生前跟我说过,他生平最看重的就是你,你打小就最聪明,看什么一学就会,就是、就是不肯好好学,不喜走大道偏要走小道,所以他生前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他还流着泪跟我说,如果他死后你出了什么事,他是没脸去见你们唐家祖宗的,没脸见你早死的娘的,他更永远都不会入土为安的”

“别说了!”老三突然大喊起来,然后双手捂脸一下子蹲在了癫痫几年不犯病突然想犯病咋回事?地下。大伙大惊,面面相觑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四妹忙拉老三,说:“三哥,你有什么心事就说,我们不会嫌弃你的,我们永远都是好兄妹!”

老大、老二也上前劝慰老三,说:“三弟,无论你做过什么,我们都会原谅你,爸妈全走了,如果我们不和,他们永远不会入土为安的!”

老三慢慢站起身,揩去脸上的泪水,面带愧色地说:“你们不知道我这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嗨,我全说了吧!我专门盗古墓,说难听点,就是盗墓贼!我打小身体就弱,头脑虽说还行,可又不肯努力学习,导致长大后文不能拿笔,武不能扛锹,自个又好吃懒做梦想发大财,一时糊涂就干起了这勾当。因为这个不知惹爸生了多少气,他说干这种事最缺德了,而且是世上最见不得人、最见不得阳光的勾当,可我当时鬼迷心窍哪里听得下。现在回想起来爸说的句句是真,这些年下来我不仅没余下钱,反而成天担惊受怕的,三十多了连个女人都没有,谁个好人家女儿会看上我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啊爸,我真后悔啊!”

老三号啕大哭起来,哭得声嘶力竭的,又说:“爸,我懂你说的‘入土为安’是什么意思了,就是不要去打扰人家逝去的灵魂,更不要盗取那些埋藏在地底下的财物,让先人们的灵魂和财物入土为安。爸,我答应你,从今天开始我重新做人,好不好?”

一旁的律师动情地说:“太好了,唐老爹的心愿终于达成了!恭喜老三,你也破解了你爸的心愿,更要恭喜你们兄妹四人,其实唐老爹最大的心愿并不是让你们分财产,而是希望借此机会让你们兄妹四个好好生活,永远相亲相爱!”

兄妹四个紧紧抱在一起,一任饱含亲情的泪水纵情流淌。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jtln.com  文学度小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