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度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内容

宋词鉴赏题:初冬的况味

来源:文学度小说网   时间: 2019-10-12

  天气的确愈来愈冷了,连阳光也似乎是冰凉的。那刺眼的、闪烁的、冰冷的白光,让我怯于和它对视。看似光线很强,照在身上也毫无暖意,反而愈加清冷,让人有些惊怵。裸露的脸和脖子,也在忍受风的针砭、冷的刺激,肢体在与风的接触中,或许在打颤,进而牙齿很想立即斗殴,浑身上下特别想觳觫。不仅是早晚很冷,甚至在中午时分,都仿佛如此。上午下班的时候,很溜的冷风,在空旷的大街上带着灰尘曲折地忽慢忽快地奔跑,穿过我不算很厚的衣服,钻进领口、袖口、裤口,让人不禁打了一个寒颤,想必肚皮也都冰凉了,连手也感觉到有些麻木了。要说,我也有收获和感悟,我总算弄清楚冷清这个词的含义了,要想清,必须要冷;要想冷,必须要清。

  受到小时候,冬天穿个对襟棉袄,经常敞着怀的影响;我冬天穿外套很不喜欢系上上衣扣子,因为很不习惯它限制自由,也感受不到冬天的清冷的味道。总是习惯且喜欢地敞着怀、把双手插在裤兜里,但走着走着,也强迫我从裤兜例掏出双手,掖着衣襟,缩着脖子,眯着眼,低着头,甚而侧着身前行了。大清早,在步履匆匆来单位时,牙齿似乎在格格地打着架,那种冷似乎穿过肚子,直达后背了,真是尝到透心凉的滋味了。因为天依然很黑,路灯还在慵懒地照着,白森森的灯光,好像在不规则地晃动,让呼出来的气息很像白色的烟雾飘浮在空中,打着旋儿,变幻着形态,氤氲着慢慢向上走远,消失在黑暗中。

  人老了,已经没有年轻时“梅花喜欢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的豪气了,要风度不要温度,只是年轻人才有的范儿,似乎是不喜欢满脸枯树皮的人。所呼和浩特哪家医院治癫痫以总是感觉到肌肤很冷,肢体很想不听话,甚而连心都感到很冷。

  但在瞬间心中又产生一些豪气:就敞着怀,就办公室不开空调,虽然确实有时是自己吃亏。因为拒绝开空调,稍染风寒,昨天和今天都让我在办公室打了好多很响、节奏拖得很长的哈欠,鼻子里似乎也有不洁的粘物在涌动,头疼了好长一段时间,间或感到四肢也很无力,说话带着很重的鼻音,迈步似乎有些艰难了,我感到似乎真的要感冒了。虽然狠命地喝水,但病毒很喜欢我,很不愿意很快离开。我很讨厌它,但它还是粘着我、缠着我。哎,还是下楼走走。

  漫步校园,那些落叶的乔木,叶子大都落了,虽然有几片孤零零地顽强地扒在树枝上,但已毫无生气,在寒风中来回摆动、颤抖,看来被甩下来是早晚的事情,也避免不了落叶归根的宿命。那些常绿的树,叶子也没有了夏日的青翠欲滴,显得灰头灰脸的,很不精神。但这已经很不简单,没有被秋风扫去,足见其生命力的顽强。又特意走到校园里唯一的那棵伞状的老枣树前,久久凝视,只见瘦骨嶙峋的树干和曲里拐弯、干瘦的枝桠,那夏天的墨绿的叶子全掉光了,仿佛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耄耋老人,淡定从容地漠视着周围的一切。见到枣树,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话: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那分明是带着一份欣喜的,而我现在见到的却不是。

  在繁忙工作之余,有时感到周而复始的工作,单调而无聊,特别是无聊;让人或深或浅地记邮箱格式怎么写产生职业的倦怠。但聊以自慰的是,自己也只限于无聊,虽然特别烦无聊和无耻只差一个字。进而也想无聊大抵是陕西癫痫遗传给后代吗比无耻还高一些境界。如果说一个人无聊,只是心里有一些厌烦,他做的事不是太有意义;如果说一个人无耻,那心里一定有些愤怒了,他做的事肯定是非常出格。

  正好暂时手头没有急着要办的事情,突然心里产生找一些古代写冬天的诗句的冲动,就请“百度”老师帮忙搜寻一下,但似乎冬天在古代也不是很招人喜欢,写冬天的诗人、诗作不多,带着欣喜和快乐写冬天的似乎更少。很难有夏秋,特别是春天(春天是风姿绰约、风情万种的少女,回眸一笑,青梅一嗅;就让人心潮澎湃了)讨人喜欢。杜甫说“霜严衣带断,指直不得结”,吕温说“天寒色青苍,北风叫枯桑”,谢灵运说“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这些确乎与欣喜、快乐无缘。

  特别讨厌的是,现在的冬天大多是一种形态,干燥而清冷,找不到雪的影子。原来是冬天到了,雪就来了;现在是冬天到了,雪却跑了。冬天本来和雪是形影不离的恋人,或者说雪是冬天的灵魂和标志。但这干冷的鬼天气,冬天似乎和雪闹翻而分手了,也许冬天和雪分手后,心里还想着雪,带着郁闷和纠结,一个人跑到这里耍脾气来了。总只有干冷的风、昏暗的天空、刺眼的白光、砭人肌骨的冷。哪里有“半夜倚乔松,不觉满衣雪”,“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韵味?

  不管怎么说,冬天它终究还是来了。你喜欢抑或不喜欢,它总是在辞旧迎新之前,迈着细碎的脚步走来。它来了,总会让人有莫名的伤感,又一年远去了,看着它的背影,很想潸然泪下,滴下几滴老而清的泪,来滋润这干冷的冬天。

  有雪,特别是有大雪、暴雪的武汉较大的癫痫病医院冬天,才能有韵味、有境界、有品位,冬天才像个冬天,才有十足的冬味。

  在初冬的夜晚,傍晚散步,已冷意渐浓,所以只有窝在家里。没有事情时,总是蜷缩在沙发的一隅,享受着据说能达到摄氏20度的暖气,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在习惯性地不停地变换着频道,找一些能得到知识、有文化底蕴的写父亲的随笔200字左右电视节目,来打发无聊的时光,暂时忘记这寒冷、干燥的冬天。

  或许冬天有寒冷、有肃杀、有枯槁、有灰色、有衰草;似乎也有宁静与淡泊。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吴用听了他的话,才点头表示:“那行,你既然提了,那肯定是有初步计划了,你先说来听听合不合适?”龚大人有点小心的询问:“我们能不能就在另一侧的内外城门外划一块地来堆肥?”那边的位置更加靠南,温度的变化也会更明显一些,更适合作为一处堆肥地,只是那个比较靠近城门,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同意。听到他说出了那个地点,吴用也皱了皱眉,那个位置自己也不敢随意答应他们,毕竟离内城太近,到时候影响普通百姓的生活就不好

2019-10-12

卡西利亚斯很难缠,只要有一丝多玛姆之力尚存,他就能够继续重生,而且他本身的实力不弱,即便是凌霄也只能抓住出其不意的机会,才能够很快的杀死甜文短篇微小说他一次,而当他有了准备的时候,想继发性癫痫疾病怎么治疗比较好要杀死他就难上加难了。半空中的凌霄施展出种种手段,抓住机会就重创卡西利亚斯一次,绝对不给他去阻止斯特兰奇的机会。没错,刚才在空中的他已经注意到了下面斯特兰奇的动作,就目前而言,整件事

2019-10-12

1292剑神之躯!这是第二次,叶帆施展唯有剑意解体,才能使用这招剑意!与之前和莎莉叶大战相比,如今的叶帆,身体素质和剑意深度,都得到了提升,剑意解体后的威力,自然也会有显著提升!狂暴怒涌的剑意,让叶帆身体的每一块肌肉,每一条经脉,甚至每一块骨头,都酥酥麻麻,这比原先第一次,倒是痛苦减轻了

2019-10-12

“要不是有你,我们这次就完了,不仅不可能进入洞府,还会被碧霞宗那帮不要脸的小人算计!”“白师妹,我已经决定了,从今天开始,你就取代少宗主,成为我

2019-10-12

何意绘怎么也不不愿意面对现在的状况。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幸运的,事实也是如此,谁能在仅有的一次生命中,因为懊悔和痛恨便可以推倒重来?谁能在多出的一番人生中,还有逆天的金手指加身?即便重生以来,很多事情不尽如人意,事情也

2019-10-12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jtln.com  文学度小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