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度小说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内容

豺 全文【沈石溪动物传奇故事】 皮皮少儿阅读频道

来源:文学度小说网   时间: 2019-09-11

西山的半轮红日将卡妙的身影染得血红。

泥石流已经平歇了,那些的老荆棘丛强劲而多节的枝干已经片叶无存,宛如泥塑一般,然而它们确确实实从活埋的死亡线逃出了,一排排的森然立着,仿佛在狰狞的冷笑。

不知道已经转了多少圈,坚硬的土石上布满了撕裂的爪印,爪端斑驳的血迹慢慢的渗进泥土黑色的颗粒间隙,力气已经耗尽了,疯狂开始慢慢为绝望取代,就像那片迈向子夜的天空。

另一边,跟卡妙一样疯狂的帕西菲卡已经平静下来了:

纱织有些黯淡的皮毛从泥土间显现出来,帕西菲卡发出一声呜咽,然后咬着纱织的皮毛将她拖了出来。纱织已经冷了,几乎跟那些泥石一样坚硬,眼珠突兀出来,显然已经死去多时。帕西菲卡仔细的嗅着纱织的身体,从耳朵嗅到干冷的尾巴,又从尾巴嗅到灌满泥土的耳朵,然后伸出温润的舌头,一点点的,仔细的,舔舐纱织身体上漫布的泥砂、树皮、草根……

醒过来!醒过来!

纱织的脖子很敏感,帕西菲卡想着,倔强的去舔舐那半圈灰暗的细毛——本来它们是比云朵还要白的,然而,这一次,纱织乖的可怕。

帕西菲卡暴躁起来,环着纱织绕了好几圈,龇牙咧齿的咆哮着。

帕西菲卡的伴侣想要安慰她,她泥泞不堪的毛几乎悉数竖起,电一样的射向她的伴侣,狠狠的撕咬着他,随着一声惨叫,帕西菲卡咬下了半只血淋淋的耳朵。

吐掉口中血腥的半只耳朵,帕西菲卡忽然安静下来,执拗的继续舔舐着纱织——她唯一的孩子。

公豺们出去狩猎的时候,帕西菲卡玩性大起,追扑一只黑蝴蝶,那个时候,雷鸣一般的声响就滚了下来,宁静的深山仿佛崩塌了一般,帕西菲卡跳上了一株老橡树,惊魂未定的看着——泥石流袭击了妇孺老幼群踞的场地,而纱织就在那里……

帕西菲卡很讨厌做母亲,当她发现自己怀了孕的时候几乎绝望的想冲出悬崖摔成粉碎。两个月之后,纱织就诞生了,同纱织一同出生的还有两只豺崽儿,一落地就死掉了,连名字都没起。生产之后,帕西菲卡一直郁郁不乐,母豺们安慰她这里幼豺的成活率本来就不高,三活一已经很不错了,其实帕西菲卡只是郁闷为什么纱织不随同她的姐弟们一起死掉,这口闷气一直郁在心头——巴不得纱织喝奶的时候噎死。纱织没有噎死,于是山神发动了一场浩浩荡荡的泥石流,但帕西菲卡发现她后悔了。她虎视眈眈的盯着沙迦,沙迦今天鬼使神差的没有外出狩猎,那场浩劫到来的时候,他叼着瞬跃过了五六米宽的沟壑,纵上四米来高的树杈,于是瞬活下来了——虽然他的母亲死掉了。帕西菲卡嫉妒的眼珠发绿,沙迦有两个儿子,一辉已经成年,于是今天他外出狩猎没死,加上瞬,两个,都没死,两个,太多了。另一边,市惊魂未定的缩在米罗肚皮下,也是一时的淘气,却反而救了他一命——市的形态丑陋极了,皮毛也很糟糕,而且,市还是只有残疾的豺崽……不公平,这不公平——帕西菲卡的呼吸急促起来——为什么?为什么偏偏纱织不能活下来?

如果没有那只蝴蝶,纱织就不会死——帕西菲卡需要找一个发泄的出口——都是蝴蝶惹的祸,这些家伙是败类,尤其是黑蝴蝶。

抬眼一望,伴侣悻悻的立在不远处,头顶的皮毛因鲜血淋漓而皱成一团,帕西菲卡冷冷的看着他,他朝这边挪动了一下,立刻换来帕西菲卡雌虎一般的咆哮着,这位疯狂的绝望的母亲凛然不可侵犯,于是这只公豺知趣的缩了缩头,帕西菲卡轻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钻进丛林。

夜幕降临的时候,黑蝴蝶会找枝条细小的灌木停歇,蝴蝶休眠的时候,蠢的可以——帕西菲卡扑杀了几十只黑蝴蝶,纱织的身边堆满了蝴蝶的尸体,帕西菲卡一只只的把它们的羽翼撕下来,用爪践踏成粉尘,然后把它们细小的身体嚼的稀烂,恨恨的吞了下去——最后,她疲惫了,伏住女儿的尸体,就像平日里任纱织取暖的姿态——那个时候很不耐烦的,现在却莫名的渴求着,躯体下那个小小的东西,像往日一样,暖暖的,不安分的,蠕动的……可是没有。

2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没有——纱织就像死了一样。

纱织,已经死了。

月亮在天空发出灰白的光,悲恸的豺群终于放弃了搜索——那块土皮已经满是坑洞。公豺对幼崽的依恋不如母豺那样深厚,母豺,尤其是哺乳期的母豺失去了幼崽几乎是比丧命还要痛苦的事情,而这一次,留下来的豺几乎都是成年的公豺,搜索到了一定时候,疲惫到了极限,豺群便入眠了。月光下,只有一个身影还在执拗的用快要断掉的利爪挖掘着。

娜塔莎遭遇难产,生下艾尔扎克和冰河后就死了。幼豺往往会将第一只看到的豺认做母亲,艾尔扎克和冰河从来都管卡妙叫妈妈,卡妙也不清楚自己到底成了父亲还是母亲,而且,比起别的父亲来说,卡妙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母亲。感情是无法使用除法或者减法的,如果有两个孩子,你没法将一份爱分成两份,对每一个孩子你都必须倾注你的全部,卡妙常常觉得心力憔悴——没有办法把自己复制成两个,卡妙觉得自己不适合照顾孩子。艾尔扎克和冰河很淘气,兄弟两个玩水出了事,卡妙把冰河衔出来的时候,艾尔扎克已经被急流冲得连绒毛都不剩,那个时候,卡妙就觉得自己的心已经死了一半。艾尔扎克死了,轻松了吗?没有,卡妙益发憔悴起来,那份挂在空档上的炽烈的情感毫无保留的倾注给了幸存的孩子,不是两份,而是三份、四份……

冰河——卡妙嘶哑的嗥叫。

雾气渐渐的爬了上来,薄薄的一层,头顶是满天繁星,热闹得冷清。

冰河——

焦虑的徘徊着——冰河还没有断奶,他没有体贴的母亲,豺群也没有丧子的母豺,哺完自己的孩子能匀出的奶水少的可怜,冰河饿得皮包骨,明明一只漂亮的幼豺,硬生生的饿得连皮毛的光泽都丧失。相形之下,比冰河小几个月的幼豺都长得圆圆滚滚,油光粉面的。今天的冰河显然会很饿——可能比平常更饿,会委屈的嚼那些多汁的草茎吗?

卡妙整个心脏都揪了起来——冰河,你在哪里?回答我。

温度开始下降了——其实早就下降了,凉意更甚,连露都凝结起来了。

豺崽夜间畏寒,需要依靠着成年豺的躯体取暖,冰河的毛本来就还不够浓密……

冷风送来若有若无的气息,如果不是自己的嗅觉出了问题,那无疑是冰河的气息——有血的腥味——卡妙彻彻底底打了一个寒战,朝风来的方向扑了过去。

泥石洪流所到之处,一派黯淡的死亡气息,冰河的血腥味更浓郁了一些。

灰色的月光下,卡妙停住了狂奔,他需要深吸一口气,稳定一下自己的心绪。

这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片荒野,石楠歪歪斜斜的排在那里,已经溃不成军,那些鬼怪样的泥塑中插着一团东西,一动也不动,冰河的血腥味就从那里发出。

无声的恐惧席卷了卡妙,没有找到冰河就证明他没有死——卡妙固执的告诉自己,然而现在冰河找到了。帕西菲卡的疯狂他亲眼所见,下一秒钟,卡妙没有把握比她更冷静。

那个黑糊糊的东西抽搐了一下——好像是的,卡妙弹了过去——近乎狂喜。

冰河伤得很严重,几乎连呜咽和抽搐都成了困难,而卡妙的心境已经完全平静下来,伸出温暖的舌一点点的舔舐着小家伙伤保定看羊癫疯的专科医院痕累累的身体。

这个样子不够,卡妙想。豺是智商相当高明的动物,生病的时候,它们知道在深山里寻求一些简单的药草,藉着月华,卡妙翻进了劫后余生的丛林,连根的扯出那些他所知晓的草叶,细致的嚼烂,然后舔在冰河还有血丝溢出的伤口上。

一整个晚上,儿子偎在父亲的怀中,而父亲则熬红了眼。

累了。

清晨的阳光铺洒在卡妙身上,棕褐的毛色泛出金红,跟天边一团火烧云相映生辉。

累了——卡妙想——不过冰河活下来了。

冰河在他怀里拱了拱,可怜兮兮的咂吧咂吧短短的吻部。

饿了?也是,昨天十有八九连一滴奶都没沾到——卡妙觉得有些心酸——不过,能活下来已经很不错了,纱织他们……纱织?

帕西菲卡没有了纱织——卡妙忽然想。

帕西菲卡的哺乳期还没有结束,冰河比纱织年长,不会存在还需要哺育的时候突然断奶。

 

3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母豺生下豺崽就进入哺乳期,需要豺崽稚嫩的小嘴从那胀得难受的乳房去吮吸那喷香的乳液。这个时期,如果失去幼豺,母豺几乎会发疯,这个时候,如果豺群正好有丧母的豺崽,这只母豺会尽心竭力的将这孤儿当亲生儿女哺育成年。这种情况不是常有巧合,受不了乳房胀痛的母豺甚至会抢夺其他种类的幼儿来抚养——比如,人。

帕西菲卡年轻又健壮,丰满的乳房肿胀的比柚子还要圆润。

纱织……

帕西菲卡痛苦的呻吟起来,藉着一根橡树,她直起身体,痛苦的在树皮上蹭着——几点乳白溢了出来,诱人的乳香旋在了空气中。

去吧——卡妙把冰河朝帕西菲卡的方向推了推。

无形的奶香仿佛有形的线,牵引着饥肠辘辘的幼崽,有奶便是娘是天性。如果帕西菲卡收留冰河的话,过不了几天,冰河就会把自己这个亲爹给忘了——卡妙的心狠狠的抽搐了一下。

这样也好。

这样最好……

卡妙疲惫的阖上眼——冰河活下来就好。

远方,帕西菲卡惊叫了一声,倏地跳开,露出憎恶的神色。

幸存者?

又一个?!

帕西菲卡的神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呼吸愈来愈急促。

又一个……

为什么?

凭什么?!

不是我的纱织?……

冰河的身后,一颗心沉到了谷底,知道,这个歇斯底里的母亲,宁可双乳胀到生不如死,也不愿接受眼前这个活生生的孩子。

冰河需要一个母亲。

因为哺育,母亲是永远无法为父亲所取代的存在。

丛林的夜晚并不寂静,夜游的生物们藉着黑暗的掩护为生计奔忙着。卡妙领着冰河奔驰在林间,灰色的蝙蝠就在头顶滑翔。到底是幼豺,根本跟不上父亲的脚步,卡妙不得不不时停下来,回头等冰河。

又是一日滴奶未沾,冰河的小肚子已经饿瘪了,一跑动就饿得更厉害。但每当他一停下来,卡妙就露出严厉的神色,利齿间似乎闪着寒光——冰河只好深一脚浅一脚的跟着。

月亮挂在天上,还有稀疏的星,视野并不算太差。

前面灌木的枝叶间透出若有若无的亮光,仿佛天上星的孪生兄弟——卡妙停住了脚步,他知道那不是天星坠落,而是可以两脚直立行走的动物称为灯的存在。冰河拖拖拉拉的跟了过来,夜间的温度太低,加上难以忍受的饥饿、长途跋涉的疲乏,他需要找个温暖的地方暖一暖,哪怕是空着肚子睡一觉也好,他委屈的在卡妙温暖的腿上蹭着自己长着绒毛的头,试图钻到父亲温暖的腹部——卡妙冷冷的推开了他。

不能对幸运报以期待,卡妙并不指望帕西菲卡有一天会良心发现,当然更不指望会有一只失去幼崽的母豺从天而降。

谁也帮不了你,一切只能靠你自己。

母豺失去幼豺,就会李代桃僵,取代的幼崽是不是豺也无所谓,各种幼兽都可以在母豺的哺育下长大,那么——卡妙想,幼豺需要的母乳也并不一定要来自母豺。

人类的牧场,是母兽的聚集地。

前面是一个羊圈,羊羔细小的身影证明有哺乳期的母羊存在,规模很小证明并没有多少羊——就算是羊,卡妙并不想多惹麻烦,何况羊背后还有保护他们的直立动物——卡妙观察了一阵,觉得很满意。

羊圈后面是一个直立动物的窝,里面有亮光,住在里面的直立动物还没有丧失警觉性——用双脚直立行走的动物并不是特别厉害,他们的眼睛不够明亮,爪子和牙齿不够尖利,嗅觉、听觉更是糟糕透顶,表面如此,但卡妙知道,人这种动物比野猪和猛虎都难对付。

他耐心的伏在草丛中,等了不多久,那种明艳的光就熄灭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卡妙想。又静悄悄的伏了很久,卡妙蹑手蹑足的来到羊圈前,猫步绕了它一圈,确信已经安全,于是回头望向冰河所在的草丛——冰河小心翼翼的朝神色不太好的父亲身边靠。卡妙一口咬住冰河后背的皮毛,狠命的朝黑色的栅栏上纵起——豺的弹跳能力很好,跳过三米多高的矮墙或者岩壁等障碍并不是什么难事,泥石流的时候,沙迦情急之下竟然带着瞬窜上了四米来高的树杈,沙迦能办到的事情,卡妙想,我也能办到——何况这羊圈看上去并不那么高。

4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羊圈里,一只母羊,两只羊羔,没有公羊的影子——卡妙并不觉得奇怪,这里不同于大型牧场,卡妙大概知道直立动物有时候把很多事情分得很细,他们一些饲养母羊,一些就用种羊提供交配来收取他们感兴趣的东西,好像是薄薄的纸片,卡妙并不感兴趣——反正不能吃。

真是个好牧场——卡妙满意的想,然后放下冰河。

两只羊羔雪一样白,正在贪婪的吮吸着母羊的乳液,母羊的眼半睁半闭着,显得很惬意。

去吧,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用不着卡妙推桑,冰河已经死死的咬住了母羊富余的奶头,满嘴都是奶沫。

腹下冒出一张陌生的嘴,母羊抽了一下——没等她来得及呼叫,她已经明晰的看见一只强壮的凶兽立在她面前,按着她的羔子,尖利的牙齿在羔子稚嫩的脖子前晃动,一双精光的眼睛里分明的闪着冷酷的光。

不许报警——

母羊沉默了,母羊并不笨,凶兽的眼神不是要杀她的羔子,而是要索取赎金。

绑匪希望得到的东西是什么呢?我什么都没有——母羊打了个寒噤。

我的腹下是什么?——母羊想,她想偏头去看,却没有那个勇气——凶兽就站在那里,他的眼神充满着威胁和警惕。

奶子上粘着的小嘴很贪婪,几乎把所有的力量都用上了。

是小兽——母性的直觉得到了答案,母羊觉得很难受,却并不反感。

饥饿的小嘴需要母乳的滋润,而母羊最不缺的就是奶。

母亲的天性让她涌出一种堪称谅解的情绪,或者说她自以为谅解。其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专业实不需要威胁——母羊想,然后又迅速否定了——母亲是无私的,但母亲无疑也是自私的。

交易?

成交。

卡妙带着冰河离开的时候,冰河已经吃得圆滚滚的了。

人类的羊圈不安全,而且,卡妙也不希望冰河变成一头披着豺皮的羊。

冰河一天比一天水灵,卡妙梳理他的绒毛的时候也欣慰了许多——冰河最近越来越重了,卡妙总担心有一天没法带着冰河翻越人类的栅栏。冰河应该减肥,卡妙想,应该让他少吃一点,可是每次看着小家伙一脸贪婪相,卡妙心里就没有了这个欲望。

春天是草长莺飞的美妙时光,到处都是蝴蝶,冰河在附近淘闹——卡妙不许他去到听不到自己呼唤的地方,尤其不许接近水,对于水泊,卡妙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傍晚的阳光很美,对于红豺来说,更是魅力四射的时间,卡妙卧在深深的草丛中,不厌其烦的打量着儿子:小家伙的一对耳朵圆而短,不时很灵活的抖动着,短短的四肢已经肥硕多了,配上一条粗肥的尾巴,渐渐浓密的体毛蓬松而下垂,仔细舔舐过之后更显得油光可鉴——真是只美豺,卡妙觉得很骄傲。

天快黑了,卡妙想着,舒展了一下四肢,他需要趁这个时间好好的休息一下,晚上还有很重要的事情。当父亲是件很了不起的事情,但了不起就必须付出代价,没有贴心的母豺作伴,既当爹又当妈,事事都要操劳,事事都要靠自己,卡妙累得骨头都快散架了,尤其是腹部靠近左前肢的地方,常常疼的不可开交。

我太累了——卡妙看了一眼冰河,也就这段时间吧,冰河断奶就会好多了。卡妙想着,歪过头,阖上眼,开始休息。

一开始并没有在意,渐渐的,卡妙发现那块痛处慢慢的扩展,而自己衰弱的现象一天比一天严重。以前豺群里最耀眼的公豺之一,现在以惊人的速度在消瘦,奔跑的时候也开始头昏脑胀,狩猎的心也怠懒下来。不狩猎就没有肉吃,而卡妙的食欲也锐减,有时候根本吃不下任何东西。不吃东西可不行,卡妙焦躁的想,否则就不可能保持体力。豺并不是完全的肉食动物,有时候也吞咽些玉米、甘蔗等等植物,卡妙强迫着自己吞咽一些东西,喉咙的感觉像无数针刺的剧痛。

卡妙开始注意那块痛处,他发现那里长了一个肿块,一天比一天更大,而自己身体的衰弱正是随着这块肿块增大而加剧的。

豺是聪明的动物,卡妙意识到一切的根源都来源于这块肿块。

这一天,卡妙吞了很多可食性植物,把胃塞的满满的,然后破天荒的允许冰河跟伙伴玩耍,自己一头钻进丛林。

5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有的植物可以让身体麻痹,比如艾草,卡妙尽可能的搜寻那些植物,聚在一起,吞了一些,又将一些嚼烂,敷在那块肿块上和它的周围。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卡妙深吸了一口气,对准了那个肿块,狠命的咬了一口,血淋淋的扯下一块肉。

今后再想狩猎可能就难了,这是肉,食物,不能浪费——卡妙提醒自己,然后把那块属于自己的肉吞进肚里。

左前肢痛得几乎麻痹了,这样更好——卡妙庆幸自己的头脑还没有一齐麻痹。虽然如此,但身体已经不再听从头脑的使唤,而这个时候弯下头已经不那么容易了。

不能拖,卡妙想,然后艰难的弯过脖子——他的四肢不停的痉挛着,汩汩喷涌的血似乎要把所有的力气全都喷出来。我现在还不能泄气——泄气,等于死亡,卡妙对此已经非常肯定——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做完,做完之前,我不能死——头死命一冲,利齿狠狠的咬合,扯住那块肉,猛地一扬头,一整块皮肉撕了下来,在空中画下一道血红的弧线,那块肉落到了地上。

卡妙奄奄一息的倒在地面,刚才收集的植物还剩一些,他挣扎着将伤口移到那些绿色植物上。血没完没了的流,那些植物也染透了腥热的红。这是我的血,卡妙想,然后伸出舌头去舔舐伤口——原本森白的骨也露出来了,只是汪在血泊中,夕阳一样赤红。这是我的血,卡妙艰难而倔强的一口口吞咽着自己的血,连同那些被血液染透的药草,卡妙也慢慢的嚼烂了咽了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血已经不再流淌了,刺骨的疼痛袭了上来,风扑向那裸露的骨,已经说不出是怎样的感觉了,卡妙支撑着自己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向先前遗下的那块肉,嗅一嗅,然后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

头顶,一只蝙蝠张着无羽的翼,滑翔在渐昏的天空。

卡妙明白自己命不久矣。死并不可怕,娜塔莎死的时候卡妙本来就不想活了,是两个孩子给了他活下去的源泉,后来艾尔扎克也死了,即使现在就死,卡妙也并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他唯一放心不下的,唯一牵挂的,还有一个冰河。

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卡妙想着,然后一瘸一拐的走了回去。

夜幕降临,冰河很快就睡着了,身体蜷成一团缩在卡妙怀里,呼吸很均匀,健康又漂亮。

不愧是我的儿子——卡妙爱怜的舔了一下冰河的头,小家伙没醒,只是缩了缩身子,细软的绒毛蹭在白骨外露的伤口上,卡妙并不觉得疼痛。那里感觉很温暖,卡妙觉得自己又充满了力量。

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做——卡妙重复的想了一遍。

冰河已经差不多快断奶了,也能吃一些肉食了,但他的牙还不足够撕裂食物,需要自己口中嚼烂后喂出。幼豺的威胁太多,稍有不慎就可能送命,从断奶到学会狩猎,直到可以独立生存,事事都需要成年豺狼的带领,豺群集体给予的关怀实在太有限了——说没有也不过分,那次灾难幸存下来的豺崽也还有,活到现在的也只有瞬、市和冰河了,三个都有父亲,都有。

如果我走了,等待冰河的……——卡妙心里咯噔了一下,把怀里的孩子拢的更紧,打住了想法。

如果有丧失幼崽又负责的母豺就好了,卡妙想——不是母豺,公豺也可以。

可是没有,一个也没有。

天空有很多星星,有的时候星星会掉下来,那就成了流星。可是星星不是豺,从天上掉不下来丧子又负责的母豺,或者公豺。

不可能依靠幻想,不可能——谁也帮不了你,一切,还是只能靠你自己。

从哪里找一只这样的母豺,或者公豺呢?

不仅需要负责,这不同于哺乳——谁都可以,这一次,继任的抚养者需要足够的强大,这个世界,弱小只能被吞食,就像卡妙常常捕食的野兔,所以,他必须是豺。

豺……

卡妙默默的环顾着四周,同伴——都是豺,可是没有一只可以做冰河合格的父亲。

谁也不能依靠,谁也无法依靠,那种微薄的群体友谊靠不住。

第二天是一个大晴天,卡妙支撑着病体寻到一只野兔——小家伙中了捕兽夹,卡妙毫不费力的咬断了它的脖子,然后咬断它的腿,拖了回来,慢慢的喂饱了冰河,自己强撑着吞下了剩下的东西。

6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休息了一阵,卡妙觉得精神好了许多。

冰河——卡妙不放心的唤了一声,不远处传来一声漫不经心的回唤,卡妙定了定心,开始继续考虑头疼的事情。

卡妙以慵懒的姿态卧在草丛,仿佛为暖暖湖北治癫痫的医院哪家正规的熏风吹得精神有些懒洋洋的,看似无神的视线却不住的在沙迦和米罗之间徘徊。

沙迦平平的卧在草丛,慢慢的替瞬梳理绒毛,沙迦是一头七岁的成年公豺,正值壮年,个性并不张扬。沙迦有那么一点像我,卡妙这样想。沙迦表面是很平淡,但卡妙清楚沙迦比谁都聪明,狩猎的本事也极端高明,进攻快、狠、准,如果成为冰河的父亲,冰河一定会成为一头出色的豺,看看沙迦的大儿子一辉就明白了。可惜,沙迦偏偏还有个瞬,瞬在大多数豺眼中是比较胆小怕事的,这样的性子没法在豺群受到尊重,可是沙迦偏偏极其宠溺。

算了,卡妙想,如果换成冰河胆小怕事,自己恐怕比沙迦还宠溺儿子。

另一边是米罗,市是米罗的第一个儿子,论做父亲的经验米罗比沙迦差了一大截,而且,米罗平时有一点大大咧咧的……卡妙想着,默默的打量着米罗和市。

市生下来就是跛脚,而且连米罗也毫不讳言市实在是有一点丑陋,此刻,这团毛茸茸的东西正有气无力的缩在米罗身边,卡妙看着米罗嚼烂了草药,一点点的喂儿子。

其实米罗也不坏——卡妙想,然后注视了这对父子很久。

市生病了,卡妙第一眼就明白了。

好像很严重,卡妙说不清楚到底是紧张还是兴奋。

那种药草根本不治那个症状的病——说真的,卡妙有一点可怜市,又有一点可怜米罗,失去儿子的滋味比死了还难受,可没有这一份空虚,冰河又可以托付给谁?

大自然是无情的,没了父母的豺崽落在豺群,活下去的希望连百分之一也未必有。

心如豺狼,狼狠,可豺要比狼更狠,要生存就必须狠毒——这就是豺。

豺的语言无法表达繁复的意思,反正也不可能告诉他——卡妙沉默了一整天,脸色阴沉的可怕。

市的病情,并没有恶化,米罗异常兴奋,以为找对了药草。卡妙很清楚,那只是市的命大——如此而已,不,不仅如此,市不会死了……

卡妙已经有点呕血了,强壮的身体如今几乎连走动都成了困难,再也不可能外出狩猎了,还好,前两天寻到了一只被老虎啃剩的野鹿,卡妙把鹿肉一条条的撕下来,藏在自己身体下面。冰河又饿了,卡妙撕出一点肉,慢慢的喂他,喂到三成饱,卡妙就凶狠的把冰河赶走。冰河委屈的围着卡妙转,卡妙闭着眼睛不理他,这两天,卡妙什么都没有吃。

死亡之国的大门已经依稀可见了,用不着病死,衰弱至死,卡妙想,自己应该是饿死的吧?

死并不可怕,卡妙反复的想,但现在我还不能死。

大自然是无情的,没了父母的豺崽落在豺群,活下去的希望连百分之一也没有。

如果有丧失幼崽又负责的母豺就好了,不是母豺,公豺也可以。

可是没有。

不可能依靠幻想,不可能——谁也帮不了你,一切,终究只能靠你自己。

如果刚好有只幼崽死掉该多好——卡妙忽然恶毒的想,然后恶毒的看着沙迦怀里的瞬和米罗怀里的市。

如果……仅仅是如果……

心如豺狼,狼狠,可豺要比狼更狠,要生存就必须狠毒——这就是豺。

如果没有这种情况……

卡妙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

——如果没有这种情况,难道不可以制造这种情况吗?

豺凶悍狠毒,豺可以在相互斗殴中把彼此撕咬的白骨外露鲜血淋漓,但豺没有自相残杀的习惯。

这种想法实在是该死。

但我已经要死了。

那么,应该下地狱。

另一个声音在头脑中回响——如果冰河可以活下来,那么我下地狱又有什么关系?

卡妙一整夜没有阖眼,露水打湿了他一身。

晨曦中,卡妙呕了一滩血。

我已经……没有时间犹豫了……

慢慢的打量着两个候选人:

沙迦无疑是首选,然而,卡妙想,瞬太胆小怕事了,从来不离开沙迦的视线,实在是有一点棘手,而且,瞬是沙迦的第二个孩子,虽然丧子会心痛,但沙迦还有一辉,未必就会对冰河……

7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那么,只剩下米罗——卡妙干脆的想。

我一定会下地狱的。

如果冰河可以活下来,那么我下不下地狱又有什么关系?

那么——该怎么做?

当然,卡妙不能明目张胆的咬死市,那样米罗会当着他的面把冰河撕成碎片,以泄心头之恨,必须造成一场事故,一场可以瞒天过海的事故。

米罗平时就有一点大大咧咧,他的时间表盲点是很容易找出的,普通的斗智,卡妙有把握胜过米罗,只是瞒天过海……

不能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气味、绒毛……都是证据,必须销毁的干干净净,可是,这能办到吗?米罗粗枝大叶,可是米罗并不笨。卡妙不自觉的想起那种叫做人的直立动物来,直觉告诉他需要向这种脆弱又可怕的动物借来灵感。

不一定要亲自动手——卡妙眼中闪着可怕的光。

狩猎的人有很多手段,卡妙见过一种叫做陷阱的东西,虽然那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人做的了,连人都忘了,废弃了,但重要的是那里面的东西还保留着,并且看上去还有用。

我需要力量,卡妙想一想,然后吃掉了剩下的鹿肉,养一养神,拖着病体慢慢的挪了出去。

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卡妙找到了那个废弃的陷阱,下面铁制的尖利物已经锈迹斑斑,但锈迹斑斑不代表它们不能杀生。经年的风吹雨蚀帮了卡妙的大忙,那个陷阱的壁现在看来已经相对平缓,只要再刨掉一点土皮,小心一点出入绝对没有问题。

卡妙围着陷阱转了两圈,选了一个最好的角度,慢慢的下到陷阱里面。他用牙咬住那生锈的尖利物相对圆滑的杆,使劲一扯,便拔了出来。两三个就够了,应付市并不需要太大的陷阱,而且,太大的陷阱现在的卡妙也没有力气挖掘出来。卡妙想着,然后衔着这些东西,悄悄的遛了回去。

市平常喜欢淘闹的地方卡妙已经摸的一清二楚,考虑了一下,卡妙选定一块地方开始掘土。市是跛足,弹跳能力比普通豺崽儿差了很多,因此,这个陷阱的要求并不高,这给卡妙提供了很大的方便。卡妙挖掘的动作很轻,也很仔细,所有的土渣和草皮也都谨慎的塞到了难以觉察的各处。

冰河极端不解的看着父亲忙碌这些奇怪的事情,他一天没吃任何东西了,这个时候又冷又饿,而卡妙不允许他钻到自己怀里取暖。

一边玩去,卡妙凶巴巴的瞪了冰河一眼。

同龄伙伴不多,瞬喜欢赖在沙迦身边,冰河一定会跟市一起玩闹,也好,让市发现就不好办了。

卡妙并不担心冰河会泄漏秘密,豺的语言少的可怜,根本不可能表达复杂的意思。听到冰河和市在另一边互相扑打的声音,卡妙不经意的笑了一下,然后专注的干自己的事情。

陷阱布置好之后,卡妙累得几乎虚脱,他挣扎着找来一块草皮——人类常会在陷阱上布置一些掩饰物,让它难以发现。

结束了,卡妙长长的吁了一口哈尔滨癫痫病医院那里比较专业气,身体软的像是一团烂泥,提着仅剩的精力环顾四周,卡妙明白自己不能烂在这里。艰难的挪回自己惯常休息的地方,瘫了下来。虽然还有很多事情要想——比如怎么用那个陷阱,头脑已经一团乱麻,卡妙不得不决定先休息一下。

冰河——

卡妙把儿子唤回来,小家伙觉得有点冷,一头拱进卡妙怀里,因为饥饿,冰河在卡妙怀里有呜咽的声音。

瘦了。卡妙疲惫的扒着儿子,然后闭上眼睛。

虽然还有很多事情,但也只好明天去想。

阳光耀眼而夺目,天空蓝的没有一丝浮云去偷偷遮掩那轮赤金,豺群所在的这块草地里,尚未蒸干的露珠在翡绿的草叶上闪闪发光。花蝴蝶在野花中翩跹,卡妙出神的注视着一朵紫茉莉,蒙上了尘,显得灰白。

市淘闹的声音飘入耳洞——卡妙回过神——他会自己掉进去吗?

卡妙已经不再相信幸运,他已经没有时间再等。既然打造了鬼头刀,就要像个勇敢的刽子手。

精神好了一些,但卡妙明白这叫做回光返照,所剩已经不多,所以每一分力量都要花在刀刃上——无论如何,一定要把……

一声尖利的惨呼打断了卡妙的思绪——那片草丛里,市像触了电一样疯狂的跳了一下,他的背后,一条花斑纹的眼镜蛇昂起了头,兹兹的吐着信子——眼镜蛇的毒性,无药可救。怎么可能——卡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时候,他听到噗的一声闷响,市栽进了那个简陋的陷阱,抽搐了一下,然后就不动了,三只有铁锈的尖利物只有一只刺破了他的肚腹,另外两只都被压倒了。

8好不容易搞到的<豺>{做好心理准备再进}

这算是我杀死的吗?卡妙忽然想。

算了——无所谓的闭上眼睛——反正我已经决定去地狱了。

豺群一阵喧闹,米罗恶狠狠的杀了过去,眼镜蛇盘着肥硕的身躯,挑衅似的昂着头,猩红的信子分着叉。感受到对方的杀意,眼镜蛇微微的警惕起来,而米罗像一头发威的老虎,杀气腾腾的盯着眼镜蛇,然后绕着蛇慢慢的转着圈子,四围的豺群则兴奋的发出助威的嗥叫声。

转了好几圈,眼镜蛇微晃的头忽然猛地一个激射,米罗反应奇快,空间中滑出一道棕褐色的凌厉弧线,眼镜蛇扑了个空,而米罗尖利的牙齿已经从背后死死的咬住了眼镜蛇头部微下的地方。蛇感觉到巨大的痛楚,又没有办法转过头使用毒牙攻击,痛苦的扭动着肥硕而柔软的身体,在湿润的地面打得啪啪作响。米罗狠狠的咬合着利齿,仿佛要把所有的痛一齐借利齿喷出,不甘就死的眼镜蛇蛇身在地面弹了一下,求生的本能让它使出全身解数缠住了米罗。微惊之下,米罗的牙齿似乎松了松,眼镜蛇仿佛看到了胜利的曙光,努力的收缩着蛇身。米罗开始感觉呼吸困难,连眼珠似乎也要挤出来一般,但头脑却还清楚,只是再度加紧了齿间的狠劲。草地的走势是一个缓坡,米罗的腿有一点发软,于是连同蛇一起顺着坡势滚了下去,最后狠狠的撞在坡中央凸起的一块黑色的巨石上,弹了一下,又擦了过去,巨石的棱角在蛇背上擦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米罗也撞得有一点头晕,一股强悍的意识支撑着他咬得更狠,同时,他感受到蛇身的桎梏有稍微的松懈,米罗明白那是刚才那一撞的功劳。米罗咬着眼镜蛇的后颈环顾四周,不远处有一根粗壮的橡树,米罗振奋精神朝那里冲过去,侧着身子狠命的撞到树干上。树干发出沉闷的声响,满树枝桠哗啦啦的撼动,然后米罗跟蛇一齐摔到了地面,米罗打一个滚爬起来,再度狠狠的撞上去。摔到,爬起,冲撞,眼睛蛇的背部已经撞得稀烂,每一撞都在橡树上留下红里带黑的肉泥,米罗明显感觉身上的缠绕已经松了,但他还是警惕的狠咬着,直到嗑嚓一声,眼镜蛇的头被硬生生的咬了下来。

米罗把蛇头吐到地面,甩开那条稀烂的蛇身,忽然感觉很无力。他慢慢的叼着蛇头来到那个陷阱前,卡妙已经把市拖了出来,神色黯然的卧在一旁。不许动我的儿子——米罗凶悍的朝卡妙咆哮了几声,然后吐出蛇头,开始一点点的梳理儿子的皮毛,虽然是个丑陋的孩子,虽然是个残疾的孩子,可是毕竟是……我的儿子……

低低的呜咽着,米罗把那个蛇头放在了儿子僵直的尸体旁。

野鸽子在天空咕咕的啼鸣着,米罗一动不动在市身边守了很久,然后慢慢的挪到刚才的战场上,寻到那条蛇,撕成好几截,嚼的稀烂,咽进肚里。

卡妙一直守在市的尸体旁,骨瘦如柴,气息奄奄,吻部几乎有象征死亡的白沫出现。

这一个也快要死了,米罗想,然后把市的尸体拖开,连同那个蛇头。

天色已经黯了下来,冰河蹭到父亲身边,试图像往常一样钻到父亲怀里取暖,卡妙恶狠狠的把他推开——陷阱里面那三只尖锐的利器已经藏到了卡妙的身体下面,谁也不可以看到。

冰河又饿了整整一天,难受的绕着卡妙呜呜的呻吟。

天色很黯,但豺的轮廓还依稀辨认的出,那一边,米罗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有一点无精打采。

去吧——卡妙把冰河朝米罗的方向推了一推。

冰河惊异的看着父亲,完全不理解,以为那是责罚。

去吧——卡妙努力挤出一个温和的表情,再度推了一推孩子——那里会很温暖,而且,你再也不用挨饿了。

冰河懵懵懂懂的朝米罗的方向走,走两步又回头看卡妙一眼。卡妙保持着推搡的动作——去吧,然后看着冰河钻到米罗怀里,米罗迷迷糊糊的把孩子揽入怀中,然后习惯性的温柔的舔一舔……

心里酸酸的,幼豺对父母的依恋本来就建立在最普通的有吃有喝有个地方能取暖的基础上,连母亲都可以忘的干干净净,何况是父亲?

但是……这样就好。

不用担心身下那不可暴露的罪恶,豺群没有啃噬同类尸体的习惯,更没有葬礼,等自己的尸骨被蚂蚁蛀空的时候,豺群早就已经不知道迁徙到什么地方去了。

一切的罪过由我带走,而你只要乖乖的长大就好了。

这样最好……

米罗陡然惊了一下,猛地推开了冰河。

卡妙的内心陡然结冰,帕西菲卡那时的表现还历历在目,连母豺都可以做到这样决绝,何况是公豺?他已经再也没有力气,也再没有精力,去为冰河物色一位新的抚养者……

月亮从云中露出洁白的脸,米罗的神情变化迅疾又古怪:

——惊诧,厌恶,迷惘,犹疑,惊喜……

米罗叫了一声,然后把冰河搂入怀中,又低低的朝卡妙所在的方向充满敌意的咆哮,活脱脱一副抢劫得逞又害怕失主追讨的神情。

枕着已经渐渐冰冷和麻木的前肢,卡妙忽然笑了。

灵魂快要出壳了吧?身体轻的宛如羽毛。

瞳孔已经放大了,黑暗慢慢的侵袭了所有的视野,眼中最后的画面清晰的凿刻着冰河幼小的身躯——那是他的骨他的肉他的灵他的牵挂他的宝贝他的一切……

清朗的一束阳光照在草地,一只火热的冰冷的温柔的残酷的豺已经陷入了永眠,而他的眼直面的对面,一大一小两条眼镜蛇悄无声息的从一只搂着幼豺的成年公豺身边游离开去。

豺群,已经离去。

一片死寂中,阳光冷酷而森然。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ujtln.com  文学度小说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